豆豆聊天室

關於部落格
豆豆聊天室
  • 10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相距220公里的“同頻共振”

  本報記者 樊江濤《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03日01版)   “一輛大巴可乘坐40人,要是4000人同時乘坐大巴往返,就要100多輛大巴。”首鋼京唐的人感嘆:要是這100多輛大巴一字排開,得多壯觀啊!   隨著首鋼搬到唐山市曹妃甸,首鋼京唐的4000多名北京籍員工就成了京冀兩地之間的“候鳥”。人在曹妃甸,家卻在北京,雖然他們不少人在曹妃甸買了過去“想都不敢想”的大房子。   作為目前首都產業外遷最大的承載地,11年來,曹妃甸迎來的“北京人”越來越多。這些“北京人”帶來了發展與變化,也帶來了對京津冀一體化更深的渴盼!   2003年3月,全長19.5公里的通島公路開工,曹妃甸正式拉開大規模開發建設序幕。那時,這個距離唐山市區約100公里的小沙島面積尚不足4平方公里。   11年後的今天,通過吹沙造地,曹妃甸工業區陸域面積增長50多倍,達到210多平方公里。曹妃甸已擁有全國最大的進口鐵礦石接卸港,建起了最先進的鋼鐵企業,為打造重化工業升級版而“摩拳擦掌”……   從北京的出海口、首鋼外遷承接地,再到正在打造的首都資源能源儲備供應基地,這裡的發展得益於與相距220公里的北京“同頻共振”。   京津冀一體化不是求來的   如今的曹妃甸,京津冀協同發展已成大勢。在7月31日河北省與北京市簽訂的《共同打造曹妃甸協同發展示範區框架協議》中,唐山再次拿到了北京產業轉移的“大單”——雙方將在曹妃甸建立北京(曹妃甸)現代產業發展試驗區,推動北京加工製造業向這裡轉移。   對此,唐山市政府特邀咨詢辛志純曾頗有感觸地表示:北京的青睞不是跑來的,更不是求來的!   “沒有港口是北京經濟發展的一大短板。”曹妃甸工業區黨工委副書記王雪增告訴記者,唐山以及曹妃甸的海洋優勢,北京早就看在眼裡。1993年,北京與唐山共同投資在渤海建設了唐山港的京唐港區。   而作為唐山港的另一港區,2004年10月7日,曹妃甸礦石碼頭工程成功打下第一根樁。2005年12月16日,25萬噸級礦石碼頭正式開港通航。如今,曹妃甸港區已與非洲、巴西、澳大利亞等42個國家和地區實現直航。   2010年6月,首鋼京唐主體工程竣工投產。依托曹妃甸港口優勢,新首鋼臨海而立,成為河北省首個臨海鋼鐵工業基地,更成為我國第一個臨海靠港的千萬噸級鋼鐵企業。   “依托曹妃甸深水大港的優勢,首鋼京唐從海外進口優質鐵礦石,每噸鐵礦石可以節約運費50元左右。同時將高端產品出口到世界各地,每噸產品又可以節約幾十元運費。”首鋼京唐鋼鐵聯合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顧章飛告訴記者,和在北京時相比,首鋼京唐一年僅運費就能節約10億多元。   今年5月,在全國近半數鋼廠虧損的背景下,首鋼京唐公司首次實現了扭虧為盈。記者瞭解到,目前首鋼總部以及主要研發基地等依然留在北京。而在首都產業外遷中,首鋼更被賦予“示範帶動”的重任。   有曹妃甸官員對記者透露,北京曾就在曹妃甸合作建立有關產業園與曹妃甸進行過討論,商議的模式為:北京做總部並負責研發,曹妃甸則依托項目用地資源做廠房和車間。   有媒體評論,在既要守住耕地總量紅線、又要靠投資拉動發展的大背景下,項目用地已成為招商的關鍵,曹妃甸因坐擁數百平方公里吹沙造地,成為京津冀最具競爭優勢和發展潛力的區域之一。   “從一下高速公路的零公里處為起點向島內延伸,吹沙造地增加一公里便為‘1加’,增加兩公里便為‘2加’……直至‘18加’。” 在位於“11加”的首鋼京唐公司指揮部大樓,首鋼京唐員工郭艷永這樣向記者介紹曹妃甸地標名稱的來歷。郭艷永強調“首鋼京唐的每寸土地都是吹沙造地‘吹出來的’。”   “過去11年中,通過吹沙造地使得曹妃甸工業區陸域面積增長超過50倍,達到210平方公里。”記者從曹妃甸工業區管委會瞭解到,自2003年,曹妃甸累計完成各類投資3000多億元,其中僅基礎設施投資就達1000多億元,政府累計投入獲得的有效資產達2000億元,相當於政府投入的5倍。綜合配套的港口、公路、輸水、輸電等重大基礎設施相繼完成,為大規模產業集聚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為了打造北京(曹妃甸)現代產業發展試驗區,曹妃甸將在工業區北側規劃100平方公里土地,該實驗區的目的是推動北京加工製造業向試驗區轉移,形成以高端裝備製造等現代產業為重點的產業集群。   為此,有專家預言:“首鋼搬遷模式 ”將在曹妃甸進入批量生產時代!   想為北京分憂   “協同發展好比一臺大戲,我們要演好自己的角色。既要強化服務的理念,又要實現崛起的目標。”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曾這樣強調。在他看來:“服務好才能發展好,發展好才能服務好。”   “我們要把京津冀協同發展看作最大機遇,把服務好北京作為唐山的重要職責。”6月底,北京市代表團到訪唐山時,河北省副省長、唐山市委書記薑德果表示:“北京滿意的最大化就是我們利益的最大化。”   北京市代表團還專程對首鋼和北控集團分別依托曹妃甸優質海洋環境建設的海水淡化項目進行了實地考察。   作為極度缺水的城市,北京人均水資源量僅100立方米。而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最近更提出,用水資源為北京設定一個“人口天花板”。   根據北京市水務局對水資源的戰略性規劃,北控集團協助北京市水務局推動的百萬噸海水淡化進京項目將成為首都的戰略保障性水源。   王雪增透露,2011年10月,北控集團在曹妃甸的5萬噸/日海水淡化項目正式竣工,併在2013年成功實現向曹妃甸市政管網供水。該項目是百萬噸海水淡化進京項目的起步工程,但目前還未實現向市政管網供水。“該項目正是100萬噸海水淡化進京的先期示範項目。”王雪增說。   北控水務集團的百萬噸級海水淡化項目已上報國家發改委,一旦獲批即可投入建設。每天生產的淡水,經過270公里管線直達首都,可滿足北京市10%的用水量。   不僅為北京“解渴”,曹妃甸還努力為北京的大氣污染治理解決“燃氣之急”。2013年,曹妃甸LNG項目開始向北京供氣,年氣化外輸能力87億立方米,有效緩解了京津冀地區特別是北京市冬季天然氣供應不足的問題。   “LNG項目需要取大量海水幫助冷卻,一般臨海而建。”王雪增告訴記者,“每年北京採暖季的峰值調劑就要靠我們這裡。”   大氣污染、水資源短缺可謂北京兩大“心頭之患”。在王雪增看來,依托臨海優勢,曹妃甸有望成為北京資源能源儲備供應基地,在為北京分憂的同時,也提升了自身的戰略地位。   “京企”成轉型升級引擎   據統計,截至去年年底,已有19家央企和北京企業落戶曹妃甸,總投資達1446億元——“京牌”企業正挑起曹妃甸工業區的“大梁”。未來,首鋼京唐公司二期、燕山石化曹妃甸千萬噸級煉油等一批“京牌”項目更將為曹妃甸註入新的能量。   在辛志純看來,對唐山產業轉型升級而言,曹妃甸可謂“龍頭中的龍頭”。王雪增則認為,曹妃甸要打造以重化工產業為標誌的現代工業升級版,煉化和鋼鐵是其重化工產業的兩大支撐。   7月17日,曹妃甸煉化產業傳來好消息。“京牌”項目——中國石化北京燕山分公司曹妃甸千萬噸級煉油項目環評獲得了國家環保部批覆。   此前,有消息披露,在我國石化產業規劃佈局方案中,曹妃甸將被作為全國重點建設的七大石化產業基地之一。   據王雪增介紹,京津冀地區發展煉化產業的有四個地方:北京、天津、石家莊和滄州。“曹妃甸千萬噸級煉油項目是按照歐5以上的標準生產,不再生產普通油品。”王雪增說,“天津、石家莊等地能生產的,曹妃甸就不再生產了。”   王雪增證實,日前《河北省鋼鐵產業結構調整方案》已經獲得國務院發改委批覆,曹妃甸另一“京牌”項目——首鋼京唐公司二期也獲得了開展前期工作的國家“通行證”。   雖然有相關人士指出,該項目何時能獲准動工,還要看唐山乃至河北過剩產能的削減情況,但對首鋼京唐公司乃至河北鋼鐵產業來說,顯然是個利好。   顧章飛告訴記者,首鋼京唐目前雖然只投產了1000萬噸產能的項目一期,但配套基礎設施卻多是按照2000萬噸設計實施的。“小馬拉大車”,首鋼京唐項目為此背負了不小的成本負擔。“二期實施,將激發首鋼京唐的規模效益、集成效益”。   “通過對河北省鋼鐵產能‘減量置換’而來的首鋼京唐二期,生產的主要是高端精品。”王雪增認為,首鋼京唐二期將進一步推動鋼鐵大省河北的轉型升級。  (原標題:相距220公里的“同頻共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