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聊天室

關於部落格
豆豆聊天室
  • 10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理巍山古城樓火災誰之過

  劉春媛 本報記者 張文凌《中國青年報》(2015年01月05日01版)   雲南巍山古城拱辰樓燒毀前和燒毀後(上圖為2010年10月31日攝,下圖為2015年1月3日攝)。新華社記者藺以光/攝   1月4日清晨,巍山古城一片寂靜,78歲的蔡奶奶繞著拱辰樓默默地走了一圈,眼睛濕潤。“我從小就生活在古城,這城樓就像我的父母一樣親切。”蔡奶奶哽咽著說。每天晚上,只要看到古樓上的燈亮了起來,她就知道該回家了。然而今天,巍峨屹立了625年的城樓不會再亮燈了。   1月3日凌晨2時49分,雲南大理白族自治州巍山彞族回族自治縣南詔鎮拱辰樓發生火災,如今僅剩幾根焦黑的木梁和斷壁殘垣。   “好比在我們心中剜去一塊肉”   大火之後,刺心的痛在這座小城蔓延。   “文獻名邦”巍山古城是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為南詔國發祥地,歷史文化悠久,文物古跡眾多。全城有大小街巷20多條,80多座民居和幾十處寺廟、文廟、書院等建築,完整地保留了明清兩代的建築特征。位於古城中心的拱辰樓始建於明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比北京天安門早建27年,曾是國內保存完好的最古老和規模最大的城門之一。它是這座古城的主心骨,城裡的居民常常在這裡開會、聊天。   由於巍山古城特殊的歷史文化價值,2004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美中藝術交流中心與雲南省政府和巍山縣政府合作,對古城進行了大量的保護和研究工作。美國芝加哥藝術學院在2004年和2006年兩次組織古建研究生院的學生們到巍山學習和調查巍山古建築現狀。   在中外專家的協助下,巍山縣委縣政府投入了極大的熱情、智慧和財力去保護古城。   “尤其值得稱贊的是,巍山古城至今沒有為旅游而進行大規模商業開發。”曾參與巍山古城保護和研究工作的雲南省社科聯主席、研究員範建華說,“當地政府不僅保護古建築和歷史古跡,還著力於保護當地的生活方式和傳統文化,使巍山成為一座活著的充滿生活氣息的明清古城。”   “這場大火昭示出,即使是古城保護的典範也存在漏洞,其造成的損失不可彌補。”範建華痛惜地說。   巍山縣政府有關負責人表示“非常痛心”。他說:“儘管大火已經撲滅,儘管財產損失可以統計,但文化的損失難以統計,不可估量,這場火災好比在我們心中剜去了一塊肉。”   樓內是文化展示還是商業經營   截至記者發稿前,此次起火原因尚未公佈。但有人認為,火災與古樓上的“茶館”有關。   古城居民告訴記者,前幾年沒有開“茶館”時,上古樓要收兩元門票,還要經過檢查,明火、打火機等都不准帶上去。但後來有了“茶館”後就不檢查了。不買門票就要喝茶,兩元一位。   巍山縣文物管理所所長劉喜樹表示,2010年前,拱辰樓由文管所直接管理和使用。但2010年4月,縣文化體育局與民間團隊“南詔古樂團”簽訂了《拱辰樓委托管理使用協議書》,將拱辰樓作為南詔古樂展示場所,進行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拱辰樓的使用和管理權交給了南詔古樂團。   由於文物保護單位只能作為參觀場所,不能作為經營場所,縣文管所向縣文體局提出了書面意見,據相關工作人員回憶,當時書面明確提出“不允許搞經營活動”,並簽訂了《文物保護單位使用合同》。   在被燒毀的城樓上,記者註意到一個牌子上寫著“服務內容:古樂欣賞、藝術傳承、歌舞休閑、茶飲餐點”。   南詔古樂團團長殷俊華說,南詔古樂團是經過民政部門註冊的民間團體,樂團有30人,都是五六十歲的老人,從事的是公益性活動,每周一次古樂表演,偶爾也為一些旅行團表演。每人兩元的茶位費,是為了維護日常的清潔衛生。   記者獲悉,2014年1月,消防部門和文管所、文體局在對拱辰樓的檢查中發現,作為南詔古樂展示場所的拱辰樓大廳頂棚是布類裝飾,為易燃材料,同時多處電器線路直接敷設於木質構件之上,存在火災隱患。這些部門對拱辰樓提出了整改意見,但6月再去檢查時,問題依然存在。   巍山縣消防大隊政治教導員楊再慶告訴記者,消防大隊每晚8點~10點在古城巡邏,1月2日晚上巡邏時,巡邏人員沒有發現異常。火災發生當晚,拱辰樓保安請假,古樓里只住著殷俊華一個人,是他報的警。   據悉,1月3日凌晨2時49分接到報警後,2時55分,消防車全部到位。城樓周圍有6個消火栓,當晚使用了5個,而且供水量一直沒有斷過。但由於拱辰樓為木質結構,且城樓較高,周圍空曠,空氣流通大,中間發生了一次轟燃,火苗迅速竄到樓頂,“城樓一寸一寸被大火吞噬”。   古城保護預防第一,消防第二   從2013年以來,火光之災讓雲南的歷史文化古城損失慘重。   2013年3月11日20時30分許,麗江古城光義街現文巷42號的木府古驛客棧,因一名9歲男孩在店內玩火導致火災。火災燒毀13戶人家107間民房,其中客棧4家,6個院落,過火面積2243.46平方米。   2014年1月11日凌晨1時37分許,中國保存最好、最大的藏民居群香格裡拉縣獨克宗古城發生火災,共燒毀房屋343棟,總受災戶數246戶,古城最繁華地帶變成廢墟。部分文物及其他佛教文化藝術品也被燒毀。直接原因為如意客棧經營者唐英在入睡前未關閉取暖器電源引燃可燃物。   2014年4月6日凌晨4時10分許,麗江束河古城街尾村65號的成都冒菜館老闆將未熄滅的蜂窩煤爐置於館內,引燃周圍物品,共致10間鋪面損毀,燒毀4個院落,涉及11個戶主,過火面積490平方米。   雲南社科院副院長楊福泉認為,無論是已經進行大規模開發的古城,還是像巍山這樣保持著原生態農耕文化的古城,由於過去消防設施的薄弱,都面臨火災的威脅。   “這些火災都與商業經營有關。解決居住在古城裡的居民如何規範商業經營,儘快摸清哪些文物保護單位被用於商業開發,地方儘快出台實施細則立法保護文物單位等問題,都是刻不容緩的事情。”他說。   一方面是缺乏法律細則對文物的保護,另一方面卻是執法不嚴。記者在採訪中獲悉,巍山相關部門每年都要對古城進行兩三次的大檢查,在檢查中也發現不少文物保護單位消防措施缺乏;有些村甚至只有簡單的滅火器材。然而,發現這些問題,卻沒有進行有效的整改,同時,當地古建築群的消防措施還在建設中。   “古城保護預防第一,消防第二。”楊福泉認為,在古建築保護上,中國應嚮日本學習。由於日本城市建築大量使用木材,使得火災是日本永遠的勁敵,但正因此,日本在對古建築的防火保護方面開展了許多研究,如對古建築翻修時都會採取防火措施,比如外部用銅板包裹等,以增強抗火性。   “古建築保護不是隔斷歷史,而是歷史通過古建築在現代的延續。保護古建築本身不是最終目的,文化的傳承和體驗才是根本。”範建華說:“吸取教訓,立即行動,不要再讓火災製造更多遺憾了!”   本報雲南巍山1月4日電  (原標題:大理巍山古城樓火災誰之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